麋鹿资源网 · 免费提供绿色软件、活动线报以及其他网络资源,好货不私藏!
麋鹿资源网
当前位置:首页 > 值得一看 

抵押 3 套房,负债 2000 万

03-29   麋鹿站长   4903   0

本次为大家分享的是抵押 3 套房,负债 2000 万

抵押3套房,负债2000万

文 | 王琳

来源:Tech 星球

一周以前,一篇题为《卖了 4 套房,创业 12 年,如今负债 1 亿,无家可归》的文章刷屏了,作者王荣辉是一家托育直营连锁品牌的创始人,她开了几十家保育园,公司估值一度达 5 个多亿,但最后却因为经营不善,负债累累。

过去两年,对大部分创业公司来说都是难熬的。持续不断的疫情,沙滩上的裸泳者越来越多。社区团购暴雷、教育培训熄火、餐饮业门店倒闭…… 急速下滑的订单、不断筑高的债务压得不少创业者喘不过气来。

Tech 星球就此访谈了几位创业者,他们有的赔光了积蓄,经营了两年的感情破裂;有的背上了 2000 万的债务,再过 3 个月就要被银行扫地出门。

当创业者的梦想被现实击得七零八碎,是收拾起生活的一地鸡毛继续追梦,还是寻求安稳成为某家公司的螺丝钉打工人?

 抵押 3 套房,负债 2000 万,只有继续创业才能还债

  泉哥,行业:跨境电商、消费电子

我现在还记得公司宣布解散的日子,那天是 2021 年 7 月 31 日。

从 2012 年开始创业,至今已经有 11 年了。我们在深圳华强北做消费电子,2017 年苹果发布了一款新手机,这款手机刚好支持我们的充电器,所以 2018 年我们的业绩翻了 10 倍,员工也扩张到了 150 人,办公室从 700 多平米直接增加了 3000 平米。

那时候,我们几乎每天晚上工作到十一二点,很多客户大晚上九点还要过来谈合作。我们也到了行业头部的位置,一年差不多有 1 个亿的销售额。我们当时的规划是 2024 年可以冲击一下新三板上市。

订单暴涨,团队扩张,需要更高资金周转。因此,我当时卖掉了家里的一套房子,获得了 200 万现金。

我们的日子从 2020 年初开始变得艰难的。我们很多客户是国外的,比如意大利、法国等等,但是从新冠疫情起来后,国外的订单急剧下滑,比如,一个意大利客户的公司有 90% 的人感染了新冠,当时还是疫情早期,没有疫苗,也没有治疗方法,整个经济系统近乎瘫痪。它一个月的订单从几百万迅速下降到几十万又到了几万,很多国外客户都是这样子。

我们想办法拓展国内客户,可后来又遇到了缺芯潮。以前一颗芯片 1 块多钱,后面那颗芯片涨了十几二十块钱,而且还没货,这导致我们也无法交货。

更难的是,2021 年,亚马逊开始清理跨境电商卖家,我们有很多客户是上面的大商家,比如亚马逊三杰里面就有我们的客户,但是因为这个事情,客户的钱取不出来,也没法给我们付款,而客户自己的订单也在下滑。以前,一个大客户一年的订单量有 3000 多万。

2021 年我们每个月销售额基本上在 200 万左右,已经是全线亏损了。最后的两个月,我们几乎每天都在开会。一开始大家都在坚持,但是后来随着状况越来越糟糕,每个人都没有信心了。

当时,我个人和公司已经深度绑定了,从 2020 年开始,我陆续抵押了三套房子从银行获得 2000 万贷款,其中一套是我父母的。公司决定关闭后,我整个人大病了一场,住了好几次院,第一次住院血压高到了 200,两个月就瘦掉了 30 斤。

现在回想起来,2018 年那会我们扩张的速度太快了,就好像你马步还没有扎好,就要去飞檐走壁了。而且当时我们在东莞建了一个生产基地,而我本人在深圳,这导致了很多管理漏洞,出现了严重的损失。

再过三四个月,银行就要收走我们的房子,我的想法是先养好身体,然后继续创业,因为仅靠打工是不可能还完债的。我这个人还挺要强的,不希望被看不起。

被投资人 “放了鸽子”,感情也失败了

  杨光,行业:本地生活

我的公司是在 2022 年元旦解散的,这时,我创业已经 4 年了。我们从一开始就觉得本地生活领域可以再诞生一个独角兽企业,即便现在来看,美团的市值已经达到了千亿美元,但是它的市场份额依然只有 4%。

在外卖平台上,商家的日子也并不好过。头部的一般都是品牌商家,他们有更多的钱去做推广,而长尾商家在展示过程中明显处于劣势。而且美团的推荐逻辑是搜索,我希望用信息流的方式去推荐。

我和几个前同事共同启动了这个项目,我们都在本地生活企业工作过,也相信这个赛道的前景。2019 年,我们也拿到了千万级别的融资。当时在西安做测试,一个月能有 10 万的订单,团队也从早期的几个人扩张到 100 人,这其中技术团队的花费是最大的。

本来,我们计划 2020 年再融一笔钱进来,大规模扩张。可是当时新冠疫情爆发,我的技术团队在北京,地推团队在西安,而我则被困在老家,无法返回北京。

最重要的是,我们当时账上没有钱了,因为,我们项目起初是没有办法赚到钱的,所以基本上全是投入。我一直在用自己的积蓄给团队发工资。但是我的资产不多,根本支撑不了多久。

于是,我在 2020 年 4 月回京解散了自己的团队,当时我们账上只有小几十万,而我自己的 200 万储备也花得七七八八了。

但我觉得这个事情可行,在朋友那里找了一份工作一边维持生计,一边准备继续融资。我本来计划花一个月的时间密集见投资人,但没想到那么顺利。我见了第二个个人投资人,对方就要给我投资,并且表示了极大的认可。

他让我先组建团队,于是,我信心满满得又重新找到了原来的几个核心骨干,大家愿意以兼职的方式加入。当时我们已经和商家谈好了,进行为期一周的活动进行测试。而且按照当时计算好的商业模式,我们这次可以有些收入来源,不出意外的话,一个月就有上百万。

可是,到了约定的日子钱还是没有到账。他不是机构投资方,是个人投资方,按道理打钱速度是很快的,但是对方一直拖。每次提到打款的事情,对方要么以不方便为由挂掉电话,要么就是不停地询问我们的数据细节。

我也去找过其他的投资机构融资,但是很多人都说自己已经不看互联网项目了,他们觉得外卖平台太苦了,很难做起来。

就这样僵持了 3 个月,最终我们的项目不了了之,我又欠下了几个早期核心骨干的一些工资。

我创业的后两年,我女朋友一直陪伴着我,但是最后我们还是分手了。我也理解她,毕竟女性是有最佳生育年龄限制,而且说实话,她跟在一起这两年,确实我无法给予她太多帮助,这让我们的感情一直处于空中楼阁,地基不稳。

经过这次经历,我最大的感触是,现金流非常重要,在现在这个大环境下,一定要保证如果没有资本注入,自己也可以活下去。

 我花 100 万买了个教训

  雷蕾,行业:艺术培训

2018 年,浙江卫视推出的《我就是演员》大火,此外,两年前,圈内有一个政策,就是各省广电总局可以独立审批影视剧作品的项目。

这两件事情的影响是网剧爆火,演员的门槛也大幅度降低。因此,很多演员下海做表演培训班,也有不少人赚到了钱。

再加上,在演艺圈的食物链里,演员是最底层的,总是等待着被选择,这样自己的收入和心态都不是很稳定,考虑再三,我决定放弃演员的身份,自己创业拼一把。在北京,像我这样的演员出来开表演培训班缺乏核心竞争力,我选择回老家创业。

从 2018 年底,我开始着手准备,曾经为了选择性价比较高的场地一天开车跑了 100 公里。最终为了节约资金,我们在一个商住两用的写字楼里找到了一间 500 平米的场地。

由于自己的启动资金有限,一开始都是亲力亲为,为了省钱,我会去二手市场淘办公用品,也会因为 5000 块的装修费用和师傅争执。

筹备了大半年后,我的表演培训班终于开业了。

为了招生,我的很多演员朋友都帮我发了朋友圈,甚至视频。我也招来了兼职的大学生每天到学校门口发传单。最终,我们在 2019 年底的时候招到了 15 人。我很开心,这意味着我们有一点的收入。

但是,没想到 2020 年疫情来了,表演需要真听真看真感受,调动学生的全身心,根本无法线上开课,这导致我们的课程根本无法推进。加上,场地迟迟不开门,但是房租却不能减免,整个 2020 年,学生几乎没有办法来上课。

更重要的是,2020 年开始,年轻人对于演员似乎不那么热衷了,大家更喜欢去做主播。此外,网大没有那么吃香了,而且对于影视行业的监管更严格了,这也导致我们招生更困难。

我不想放弃,可是如果继续这样耗着,亏损就是个无底洞。

于是,2020 年 10 月我退还了所有学员的费用,用自己仅有的积蓄结清了员工的工资和房租后,宣布倒闭,那天晚上,我抱着自己痛哭了一场。

后来想想,其实从一开始自己没有任何经营公司的经验,也缺乏商业常识,做不好也是情理之中。我安慰自己:就当用 100 万买了个教训吧。

 跟风创业,赔光工作 3 年积蓄 15 万

  史浩,行业:剧本杀

2021 年,我跟朋友合伙开了一家剧本杀店。我自己是剧本杀的资深玩家,非常喜欢这种游戏体验,整个 2020 年,剧本杀行业爆火,我们当时查到的数据说是线下门店突破了 3 万家,市场规模达到了 100 多亿。

我和朋友合计了一下,在 2021 年初入行了,我拿出了自己工作 3 年的积蓄,总共 15 万。我们租下了一个 200 平米的场地,花了 20 多万装修,然后买服装、买剧本各种投入,在折腾了 4 个月后,终于赶在暑假前开业了。

之所以这样赶进度,是因为剧本杀是年轻人这两年非常喜欢的娱乐方式之一,而寒暑假是生意最火爆的时候。

起初,我们做得还不错,把地址选在了大学城附近,即便竞争非常激烈,我们曾经做到所在城市的前几名。当时,为了寻找客户,我们在抖音、朋友圈、小红书等多个渠道发推广,推广文都是我们自己写的。

那段时间,我们也见证到了周边区域内有多家剧本杀店在装修。但我们有好的 DM,好的服务,我们相信可以打败对手。

但是好景不长。2021 年夏天,郑州的一场暴雨彻底击碎了我们的想法,本来是生意最火爆的时期我们无法开业,随后郑州又遇到了疫情,这让我们的生存状况更加艰难。

最重要的是,这个行业越来越内卷,这意味着顾客不断被分流,而且筛选到好剧本难度越来越大,剧本的价格也水涨船高,一个独家的剧本以前卖到 4000 元,后来就到了 6000 元。再加上,我们几个合伙人都是 95 后,能够周转的资金不多。于是,我们选择了转让。

像我们这样濒临关门的店铺不在少数,据我所知,很多店都 3 个月了还没有转让出去。这个行业里,最赚钱的还是头部,自带引流效果,其次可能就是写剧本的人了,写出一本剧本,修改完成到发售大概 3 个月,只要不是太差的剧本,大部分作者都可以拿到三四万,这在三四线城市是收入是非常丰厚的。







相关评论

免责声明:本网站所发布的全部内容都来源于互联网搬运

请你在下载后的24小时内进行删除处理,如果有侵权之处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删除。敬请谅解! E-mail:[email protected]

麋鹿版权所有Copyright © 2021-2021